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›陸見深南溪
陸見深南溪 連載中

陸見深南溪

來源:外網 作者:陸少的隱婚罪妻 分類:都市言情

標籤: 都市言情 陸少的隱婚罪妻

隱婚兩年,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。 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:「沒有轉圜的餘地嗎?若是我說,我有了寶寶呢?。 他眉眼冷淡:「南溪,我一向有做措施,就算真有意外,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。」 他大婚那日,寶寶早產,車禍染了一地的紅,南溪躺在血泊里,拚命護着肚子:「求求你們,救孩子!」 後來聽說,陸見深拋下新娘,抱着前妻冷透的身子,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。 陸見深瘋了,直到那日,她牽着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。展開

《陸見深南溪》章節試讀:

捏緊了雙拳,他黑色的雙眸幾乎要噴出火來。 這一天,他沒有一天是開心的,痛快的。 原本以為她也是一樣,沒想到她和商楚堯在一起竟然這麼開心。 嫉妒、吃醋。 他已經控制不住自己,修長的手指放在門把手上,他正要推門進去。 突然,商楚堯先他一步推了門出來。 瞬間,兩人四目相對,漆黑的眸里都迸射出激烈的火花。 因為林念初是背對着門口的方向,所以並沒有發現霍司宴。 倒是小桃看見了,這會兒心裏正緊張着,生怕兩人打起來了。 「小桃,你怎麼了?」林念初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,輕聲問道。 「啊……?沒什麼,就是走了會兒神,念念姐,我們繼續吃火鍋。」 長廊上,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倚靠在醫院的白牆上。 一人靠着一邊,像是互不打擾。 但是兩人身上流轉的那種氣息卻低沉壓抑極了。 商楚堯抽了一根煙出來,姿態慵懶,有些痞痞的含在嘴裏。 伸手摸了摸,他掏出打火機,猩紅的火苗驟然竄起,發出亮眼的光芒。 嘴裏的煙正要點燃時,突然,他的目光落在了霍司宴的臉上,又熄滅打火機,勾唇笑了笑:「要來一根嗎?」 「扔過來!」 霍司宴冷冷的回應。 商楚堯含着煙的嘴唇微勾,接着從口袋裡摸出煙盒,抖落一根扔給他。 「打火機!」霍司宴瞟了一眼過去,目光依然是冰冷的。 「有些人真是難伺候!」 狠狠地吐槽了一句,商楚堯把打火機拋過去。 嗞……的一聲,隨着打火機一聲響,火苗再度竄起。 點燃了煙,霍司宴重新倚在牆上,動作優雅的吸了一口。 這一次,兩個男人就像是有默契一樣,都很斯文,誰都沒有要打架的架勢。 「商楚堯,你到底想怎麼樣?」霧氣朦朧里,霍司宴那張妖孽的臉開了口。 「這話應該我問你,你到底想怎麼樣?」 聽着他的反問,霍司宴難得沒有動怒,反而撣了撣手裡的煙灰,好脾氣的應着:「開個條件吧,只要你離開她。」 商楚堯忍不住笑:「你以為是我的存在阻止了她回到你身邊嗎?」 「霍司宴,看來你到現在都不知道念念姐為什麼離開你,想一想,你也挺可悲的。」 扔掉手裡的煙頭,霍司宴涼涼的目光落在他身上:「就算不是,你也是其中一個阻力之一,我不允許任何一個阻力的的存在。」 既然他鐵了心讓她回到自己身邊,那就一定要剷除她身邊所有的因素。 絕不留任何後患。 商楚堯雙手抱臂,嗤笑一聲的望向他:「天真,你覺得你能剷除所有的阻力?」 「拭目以待!」 霍司宴看着他,一副運籌帷幄的架勢。 「另外,我好心給你提個醒,我不動你,不是因為懼怕溫家,也不是因為溫少卿,如果你是這樣以為的那就大錯特錯了。」 「溫家是挺厲害,但我若是想動是隨時的事,勸你不要挑戰我的極限。」 「之所以不動你,不過是不想在她眼前染了血腥。」 說完,他轉身往外走。 「等一下!」商楚堯卻突然喊住他,「你知道念念姐今天為什麼會在醫院嗎?」 霍司宴皺着眉,十分不悅。 「因為念念姐自己一個人高燒陷入了昏厥,如果你只會用這些強迫的手段,你註定得不到她的心。」 「念念姐最討厭的就是破壞別人的婚姻,除非你和慕容泫雅解除婚約,否則念念姐絕對不會回到你的身邊。」 「我勸你不要太極端,否則就是把念念姐往死路逼,後悔的人還是你。」 「言盡於此。」 再度推開病房的門時,商楚堯斂起了身上剛剛散發的冷意。 「怎麼出去這麼久,快點吃!」林念初主動給他夾菜。 又在醫院住了一天,林念初想着正好睡一晚,天一亮就可以出院了。 醒來的時候,只感覺道一陣強烈的太陽光。 該不會是睡過頭了吧。 想到這裡,她立馬睜開眼睛。 卻在看見窗外的美景時驟然愣住了。 天,雲彩! 這麼近在咫尺的距離,她這該不會是在做夢吧! 擦了擦眼睛,她起身,當聽見轟隆隆的聲音,再度望着窗外的美景,她終於相信自己現在是在飛機上了。 「念念姐,好看嗎?」 商楚堯走過來,好聽的嗓音響起。 林念初立馬驚訝的望向他:「我們怎麼會在飛機上?」 「昨晚你睡着熟,我讓小桃給你收拾的行李,然後親自給你抱上來的。」 「那你要帶我去哪裡?」 「度假散心啊!」 「這怎麼行?」林念初下意識的要拒絕。 他現在身份不同,萬一被人發現,傳出戀愛的緋聞,一定會有很大的影響。 若是粉絲反應強烈,肯定會有很多人脫粉。 到時合作商追求起來,他可能要面對巨額的賠償。 他已經幫助自己夠多的了,她怎麼忍心還連累他? 原本她都想好了,今天出院的時候就離開,誰知道他竟然會趁着她熟睡的時候把她抱上飛機。 「念念姐,你不用擔心,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。」 「你是怎麼安排的?」 商楚堯解釋:「你記得我的專用替身嗎?我們很像,我已經和他說好了,萬一被拍到,由他出面澄清解釋。」 「作為回報,我給他介紹一些優質的資源。」 林念初點點頭:「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辦法。」 可是,霍司宴那裡呢? 他真的會心甘情願的放過他們嗎? 見她還是悶悶不樂的,商楚堯笑着道:「好了念念姐,既然已經來了,就讓我帶你好好玩一圈。」 「人生苦短,如果都用來憂傷和難過,那就太不值了。」 「我知道你擔心霍司宴,你放心,他就算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隻手遮天,只要我們離開他的地盤,他就算髮現追上來也晚了,我們早就去另一個地方了。」 窗外漂浮着白雲,美麗的霞光衝破雲層,給他們披上了一件五彩的衣服。 眼前的一切,全都美極了。 林念初忍不住讚歎! 「是啊,楚堯,你說得對,何不享受當下?」 至於未來如何,他們誰都不知道。 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,最終,商楚堯的飛機落在一個海島上。

《陸見深南溪》章節目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