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›超級高手闖都市陳揚蘇晴
超級高手闖都市陳揚蘇晴 連載中

超級高手闖都市陳揚蘇晴

來源:外網 作者:我自對天笑 分類:都市言情

標籤: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

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,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。繁華都市裡,陳揚如魚得水,,逍遙自在。然而,是龍終歸要翱翔於天,陳揚為了保護美女總裁妹妹,無意中得罪了少林俗家弟子這個恐怖的集團。他要用鐵拳,更要用智慧來化解這一樁樁麻煩。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……展開

《超級高手闖都市陳揚蘇晴》章節試讀:

靈慧和尚就靠着一縷法力在陳揚體內閃電探查,即時有玄黃液開路,靈慧和尚還是被凍得渾身打顫。他的樹身上盈滿了一層白色冰霜。 許久之後,靈慧和尚的那一絲法力完全被凍成了虛無的冰渣。靈慧和尚身子抖動一下,這才回過神來。靈兒看在眼裡,連忙也分出聖光照耀靈慧和尚。 「啊,真暖和!」靈慧和尚感受到了聖光的照耀,舒服得差點要呻吟出來。這聖光可不是普通的光,本身就有溫潤絲絲脈絡的神妙之用。 好半晌後,靈慧和尚才恢復正常。他說道:「他娘的,貧僧現在真是虎落平陽被蟲洞欺,這麼點小磁場就凍得貧僧痛不欲生。換做貧僧當年,哼哼,不砸了這個蟲洞便算貧僧沒本事。」 他還是有些忿忿的。 不過靈兒全然不關心這些,她焦急問靈慧和尚,說道:「陳揚怎麼樣?」 靈慧和尚聞言也就正色說道:「貧僧也還不敢肯定,不過現在看來,陳揚還活着。」 靈兒是知道靈慧和尚的本事的,所以他說陳揚還活着,靈兒也就微微鬆了一口氣。但她還是問道:「何以肯定?」 靈慧和尚說道:「如果陳揚道友已經死了,那麼他體內的磁場就會全部凍結起來。但現在看起來,磁場還在運轉,並且形成了小磁場。貧僧有點明白了。」 「明白什麼?」靈兒立刻問道。 靈慧和尚一笑,說道:「如果貧僧猜測正確的話,那這還真是天大的巧事。如果這都是天道的算計,那天道之恐怖,就比貧僧想的還要更加勝之了。」 靈兒說道:「怎麼說?」 靈慧和尚說道:「剛才貧僧說了,這種蟲洞的寒流非同小可。就算是貧僧若不做抵抗,任由其直接侵入體內,也難保活命。但陳揚道友卻沒有死?為什麼呢?」 他頓了頓,也沒繼續賣關子。顯然靈兒也不是一個可以跟她賣關子的人。 靈慧和尚說道:「心火乃是最強之火,非同凡間之火。而這寒流乃是蟲洞寒流,連人的思想都可以凍結。於是,寒流侵入進去的時候,心火反而護住了陳揚道友的心臟。這個原理,就像是外面世界冰凍,但你在爐火熊熊的屋子裡,雖然外面全部都凍死了。但你可能因為爐火而活着,這爐火不是一般的爐火,所以也能抵抗寒流。陳揚道友的心臟就是這麼保護了下來……至於陳揚道友的腦域,腦域之中有宿命劫火。也就是說,心火保護住了陳揚道友的心臟,劫火保護住了陳揚道友的腦域!」 「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,卻又這般發生了。」靈慧和尚說道:「陳揚道友能活下來,真是奇蹟中的奇蹟啊!」 靈兒不由大喜,她喜極而泣,說道:「沒事就太好了,太好了!」 「不過……」靈慧和尚說道:「咱們也還不能高興得太早。」 「啊?」靈兒吃了一驚,說道:「為什麼?」 靈慧和尚沉聲說道:「但是靈兒姑娘,你別忘了。外面的冰雪大凍結,裏面的爐火一旦熄滅了,怎麼辦?」 靈兒蹙眉,說道:「我們要怎麼幫他?」 靈慧和尚深吸一口氣,說道:「我們幫不了他,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」他接著說道:「你也不用太擔心,陳揚道友一向都是足智多謀,貧僧相信他一定可以超脫的。等他順利醒轉過來,咱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。這場大劫,也算是徹底過去了。」 「他一定會醒來的。」靈兒堅定無比的說道。 靈慧和尚又說道:「到底要多久才能醒來,這個貧僧也不敢肯定。但是靈兒姑娘,你這一直堅持運轉聖光只怕也有力竭之時。貧僧可以運轉大靈液術為你稍作調養。可只怕也不是長久之計!」 靈兒沉聲說道:「我可以堅持,我還有不少純陽丹。陳揚的混元果也還有,我能堅持住的。」 她沒有絲毫的猶豫,在她的眼眸裏面,有一種視死如歸的堅毅。為了陳揚,沒有什麼困難是她不能承受的。 人生,是一場艱難而幸福的旅程! 人生,永遠有揮之不去的恐懼! 天洲,大康皇城的陽光很美。 這是正午的時光,那和煦的陽光灑照,似乎天底下就沒有讓人煩惱的事情了。 傅青竹,羅峰,秦林都回大千世界去了。 喬凝並沒有去,她會一直待在少威府里等待陳揚回來。她相信陳揚一定會回來的。當然,喬凝本身也不具備去大千世界的條件。 天高海闊,喬凝一身銀色衣衫,她坐在了少威府的屋頂上,看着這藍天白雲。 也只有這樣,她的心情才會好一些。 到了晚上的時候,她會感覺到格外的難受。長夜漫漫,無窮煎熬。 一切,再也回不到從前了。 她腦子裡閃過許多與陳揚在一起的甜蜜,她想到了在地獄十八層的時候,陳揚義無反顧的換她活下來。 那個男人,那個她深愛的男人,她太理解他了。所以她不捨得讓他有一絲絲的為難。 「嫂子!」便在這時,喬凝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。 喬凝微微一驚,她回頭時,看見屋頂上多了一個人。來者英俊瀟洒,但卻又透着一絲邪魅。 來的不是別人,正是陳亦寒! 陳揚的弟弟。 喬凝當然認識陳亦寒,也知道這次營救陳揚時,陳亦寒出了力。但喬凝也知道陳揚和陳亦寒之間的緊張關係。 那些恩恩怨怨,喬凝心裏清楚。 當然,喬凝也聽了陳揚說了赤藍世界的事情。 「有事?」喬凝語氣不善的問陳亦寒。 陳亦寒沉聲說道:「嫂嫂不要誤會,我沒有惡意。」 喬凝說道:「當年你對你靈兒嫂嫂所做的事情,我不是不知道。」 陳亦寒面現苦澀,說道:「那是我做的錯事,好在並沒有徹底鑄下大錯。難道嫂嫂也一定要我如蘭庭玉一樣,以死謝罪?」 喬凝說道:「靈兒的爺爺就是被你打死的,這還不算大錯嗎?」 陳亦寒沉默下去。 喬凝也不繼續糾纏這個事情,她說道:「這個賬,靈兒自然會找你算的。你今天來找我,總不是要敘舊吧?或者說,你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?」 陳亦寒當下正色說道:「我想要去大哥的母親墳墓前拜祭一番。」 喬凝臉色一變,說道:「你葫蘆里,到底在賣什麼葯?」 陳亦寒說道:「我以前很恨大哥,更恨大哥的母親。因為我覺得我母親就是被他們母子害死的。」 喬凝說道:「那現在為什麼改變了主意?」 陳亦寒說道:「我想通了,大哥並沒有做錯什麼。事實上,我爹也虧欠大哥的母親。不管是為大哥故,還是為了我的父親,我都應該去拜祭一番。」 「但那豈不會是對你母親有所不公?」喬凝說道。 陳亦寒說道:「母親泉下有知,當不會怪我。」 喬凝說道:「我看不懂你。」 陳亦寒說道:「嫂嫂只需要告訴我,那墳墓的位置即可。」 喬凝沉吟半晌,然後說道:「好,我可以告訴你!」 隨後,將一枚念頭印記彈射而出。陳亦寒伸手接住,他收了印記,然後說道:「嫂嫂,告辭了。」 他轉身就要走。 喬凝欲言又止,陳亦寒倒是心細,說道:「嫂嫂有什麼要教誨我的嗎?」 喬凝深吸一口氣,然後說道:「沒事!」 「是不是我大哥有什麼事情了?」陳亦寒連忙問道。 喬凝說道:「他一定不會有事的。」 陳亦寒臉色大變,道:「嫂嫂這是什麼意思?大哥不是已經被救了出來嗎?難道,他受傷了?」 喬凝的眼眶頓時紅了。 她再也忍耐不住,她憋得實在是很辛苦。 「他……」 喬凝接着就將陳揚的近況說了。 「怎麼會這樣?」陳亦寒聽後身子劇烈顫抖。他的臉上閃過痛苦之色…… 陳亦寒有很多的不甘心,他還沒有取得大哥的原諒啊! 他從小就缺乏父母關愛,雖然父親對他寵愛。但大部分時間,他都是在僕人的照顧下一個人生活。 當陳揚開始出現時,他對陳揚恨之入骨。但無數次的爭鬥中,他次次失敗。直到那一次,他被陳揚揍得皮開肉綻,他反而開始反省起來了。 他開始覺得,陳揚是自己的大哥。 那種親情,那種血脈之間的親情就被徹底喚醒了。 尤其是當他在赤藍世界受困時,在那無邊黑暗中,大哥再一次出現,那時候,他是人類盈眶的。 「哥他不會有事的,他是天命之王,他一定會回來的。」陳亦寒向喬凝說道。 喬凝也點頭,說道:「沒錯,他一定會回來的。」 隨後,陳亦寒離開了。 此時此刻,他又能做些什麼呢? 喬凝看向遠方,她喃喃說道:「他一定會回來的。」 天洲的一處海島上,夕陽西下,海面上金光粼粼。 晚風吹拂,海面上起了絲絲的漣漪。 這裡很美麗,也很安靜,就像是一座世外桃源一樣。 在那海面上,一艘漁船緩慢前行。 漁船上,一群漁夫正在甲板上喝酒賭錢……

《超級高手闖都市陳揚蘇晴》章節目錄: